[cáng tóu shī]

藏头诗

编辑 锁定
藏头诗,又名“藏头格”,是杂体诗中的一种,有三种形式:一种是首联与中二联六句皆言所寓之景,而不点破题意,直到结联才点出主题;二是将诗头句一字暗藏于末一字中;三是将所说之事分藏于诗句之首。现在常见的是第三种,每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读,可以传达作者的某种特有的思想。同时藏头诗是诗歌中一种特殊形式的诗体,它以每句诗的头一个字嵌入你要表达的内容中的一个字。全诗的每句中的头一个字又组成一个完整的人名、地名、企业名或一句祝福。藏头诗涵义深、品位高、价值重,可谓一字千金。
作品名称
藏头诗
外文名称
Possession of the first poem
作品别名
藏头格
创作年代
唐代
作品出处
唐代
文学体裁
唐诗
作 者
孔平仲
代 表
剥皮诗、离合诗、宝塔诗
新 体
抒体藏头诗[1]

诗体概述 编辑

在中华诗歌百花园里,除了常见的正体诗词以外,还存在大量的另类诗歌----杂体诗词。具有代表性有:
回环(文)诗、剥皮诗离合诗宝塔诗字谜诗辘轳诗、八音歌诗、藏头诗、打油诗、诙谐诗、集句诗联句诗、百年诗、嵌字句首诗、绝弦体诗、神智体诗等40多种。这些杂体诗各有特点,虽然均有游戏色彩,但有些则具有一定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所以深受人们的喜爱,流传至今。
由于藏头诗“俗文化”的特性,注定其难登大雅之堂,不为正史和正集收录,从古至今,藏头诗多在民间流传,或散见于古典戏曲、小说。如:《水浒传》中梁山为了拉卢俊义入伙,“智多星吴用宋江便生出一段“吴用智取玉麒麟”的故事来,利用卢俊义正为躲避“血光之灾”的惶恐心理,口占四句卦歌:
芦花丛中一扁舟,俊杰俄从此地游。义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难逃可无忧。
暗藏“卢俊义反”四字,广为传播。结果,成了官府治罪的证据,终于把卢俊义“逼”上了梁山。
藏头诗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押韵。押韵是诗歌的重要特征之一。
一般来说,诗歌的一二四必须押韵,词义对仗工整等等。
藏头诗歌的形式多种多样:有散文藏头诗,叙事藏头诗、五言藏头诗、七言藏头诗、哲理藏头诗、自然藏头诗、古代藏头诗、现代藏头诗、祝寿藏头诗、生日藏头诗等种类。藏头诗从诞生之日起,就打上了游戏和实用双重印迹。

诗体举例 编辑

作为“藏头格”诗体,藏头有多种方法。
第一种是深藏诗作的意图,例如下边是宋朝孔平仲的拆字藏头连环诗:
孔平仲藏头诗图 孔平仲藏头诗图
高会当年喜得曹,日陪宴衎自相劳。
力回天地君应惫,心狭乾坤我尚豪。
豕亥论书非素学,子孙干禄有东皋。
十年求友相知寡,分付长松荫短蒿。
前后各二识后多,你修完该我修了。
前六句只描写当年得子后举行宴会和为儿孙打拼的历程,只有最后一联才真正吐露了心声,是吩咐对方(老朋友)庇护照顾自己的儿孙后辈(把老一辈比作长松,把下一辈比作短蒿)。显得含蓄而又有趣。
第二种是将每个句子的头一个字藏在别处。
这样的作品21世纪已经很少见了。我们还是看上面孔平仲的藏头诗图吧。大家会发现,上面诗中句子的头一个字“日”、“力”、“心”、“豕”、“子”、“十”、“分”在图中没有出现。而且图中只有49个字,不是七律的56字数,那么这七个字藏在什么地方呢?
如果不是要提示开头,“高”字也完全可以不出现,藏在“蒿”字下面就可以了!同理,“日”字藏在“曹”字下面,“力”字藏在“劳”字下面……
第三种很是常见,也是多数人一眼就能看穿的。如前述“卢俊义反”藏头诗。
庐剧无双缘》中,双写也以藏头诗表明心志:“早妆未罢暗凝眉,迎户愁看紫燕飞,无力回天春已老,双栖画栋不如归。”暗藏“早迎无双”四字。
文人士大夫中也不乏藏头诗高手。比如明朝大学问家徐渭(字文长)游西湖,面对平湖秋月胜景,即席写下了七绝一首:
平湖一色万顷秋,湖光渺渺水长流。秋月圆圆世间少,月好四时最宜秋。
其中就藏头“平湖秋月”四字。

离合藏头 编辑

另外,中文尚有离合诗的另外形式——离合藏头诗。离合藏头诗或称借字联边,亦为中国古文杂体诗的一种;相传创始于中国盛唐知名诗人白居易。该中文诗文文体,除原本平仄对仗押韵外,最主要的特点是取句尾末字的字体一部份来作为下句诗文的字首,而整诗的最后一个字的字体部份,亦做为该诗之字首。上边举例的孔平仲的藏头诗也是离合藏头诗!
释例
现有文献中,首见及最常见的离合藏头诗为白居易所著作之《游紫霄宫》。
水洗尘埃道未尝
甘于名利两相忘
心怀六洞丹霞客
口诵三清紫府章
十里采莲歌达旦
一轮明月桂飘香
日高公子还相觅
见得山中好酒浆
其中,首句首字“水”,来自该诗诗末最尾字浆之“水”部首,首句末字“尝”字体之“甘”拆字部分,亦成为第二句句首;余亦类推之。

自由体 编辑

在现当代的文化人中,也有人能将藏头诗用的恰到好处。以至于新体自由诗中也有了藏头诗。例如台湾诗人洛夫的诗:
《我不懂荷花的升起是一种欲望或某种禅》
宛如之嵌名诗 宛如之嵌名诗
我突然喜欢起喧哗来
不过睡在莲中比睡在水中容易动情
懂得这个意思我们就无需争辩
荷,一遇大雨便开始鼓盆而歌
花萎于泥本是前世注定
的一场劫数
升华也者毕竟太形而上了
起始惹祸的即是这
是非之根
一刀挥去,大地春回
种种恶果皆种于昨天误食了一朵玫瑰
欲念欲念,佛洛伊德
望尽天涯看不到一盏灯火
或者一只竹筏什么的
某年某月某日某某在此坐化
种瓜得鱼不亦宜乎
禅曰:是的是的[1]

抒体 编辑

在讲到抒体藏头诗,抒毅认为这只是他的一个兴趣爱好,“虽然我不懂格律,但是写藏头诗一直是我的梦想。”曾经有人否定过他的“抒体藏头诗”,说“格律诗就是格律诗,要讲究平仄规律,对仗工整。”这句话一点儿也没有错,我们不敢否认。但是格律诗一定要讲究平仄规律,讲究对仗工整吗?我们觉得也不尽然。为什么现代社会讲的是现代汉语,不讲之乎者也的文言文,说明社会在前进,文化在革新,历史在演变。邓小平曾说过一句话,“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我们来把伟人的这句话做一个引申,叫“不管格律诗打油诗,有人看就是好诗。”现代社会知识刷屏,信息爆炸,流行“文化快餐”,如果格律诗仍然限定条条框框,晦涩难懂,还需翻译,流行的会快吗?唐诗三百首都不是人人会背,再弄出个现代格律诗300首,指望有文化的人去品鉴这样的诗,那不是白日做梦吗?所以抒毅号召大家创新诗歌文学,“旧瓶子里装新酒”,唐诗还要学,新诗也要赞!这才是百家争鸣,百舸争流啊!对于那些新诗,我们可以叫它“打油诗”,甚至叫它“打奶诗”也未尝不可,这不是没文化,这也不是没诗风,这只是一次诗歌的创新!只有适合社会的,才是流通的。抒体藏头诗要的就是一个雅俗共赏,老少皆宜,他不是在向经典宣战,它只是经典的合理补充![1]

生成器 编辑

越来越多的人都喜欢上了藏头诗,但是无奈自己水平有限,无法写出一些有水平的藏头诗。简单的事还是要用简单的方法来解决,技术可以帮你实现这一平民化要求。21世纪有一种软件可以自动生成藏头诗,你只要输入你的名字,或你想表达的意思,软件就能为你生成一首诗,这中软件也叫藏头诗生成器
2000-2014年,在互联网上还兴起在线生成藏头诗网站,这些网站同样,只要你输入你的名字,或你想表达的意思,点击开始,就可生成你想要的藏头诗。
但这种软件生成的藏头诗并不完美,他只能作为一种工具,你还需要在人工修改,这样做出来的才是真正的原创哦!正所谓:全部靠机器,肯定不如意;全部靠人工,费力又耗钟;机器加人工,做诗更轻松。

走向反面 编辑

在当今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些人人心浮燥、急功近利,也将目光投向了这一传统诗种,幻想靠走偏门或得名、或得利。于是出现以藏头诗为商品货利、号称“摆摊卖诗第一人”的余乐平先生。他用名字给人作诗,在旅游旺季十分红火,最多时月收入达到近万元。31岁的海口青年王奋以藏头诗为突破口创“世界纪录”,用一千余首藏头诗评点了一千余名古今中外名人,企图据此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如《刘晓庆》:刘姐门前盛小花,晓保川上多麻辣。庆幸唐宫溢风华,沉浮一生只为家。
如《谢霆锋》:谢客醉斟共杯潺,霆空无雨云自散。锋寒久别饮沙场,吟尽离骚盟风凉。
如《张艺谋》:张弓不为步后羿,艺高何处不可取。谋筹生擒奥斯卡,力斩嘎纳金棕榈。
当然,藏头诗和其他文学形式一样,如果使用不当也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2004年11月15日,便民眼镜城在《迁安时讯》报上登载由自己提供广告词的广告,其内容为:
便民诚信规模大,民心所向送光明。伟业不亢又不卑,大胆创新非昔比。
广告词的每句话在报上上下排列,四句的第一字连起来是“便民伟大”,最后一字连起念是“大明卑比”。该广告刊载后被大明眼镜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法院审理认为,便民眼镜城公开抬高自己贬低他人,损害了大明眼镜有限公司的名誉,是违法行为。鉴于被告存在着主观故意过错,判决便民眼镜城在《迁安时讯》报上为大明眼镜有限公司恢复名誉,并赔礼道歉。
这样的藏头诗其实也“藏头露尾”,把藏头诗用在了不正当竞争上,殊不可取!

藏头教学 编辑

2004-2014,教育界也开始注意到此类怪异诗体,认为藏头诗对加快青少年大脑运作效率、丰富词汇、提高语文水平有一定的促进作用。2005年3月30日,来自北京文联、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等组织的相关人士在北京市崇文门回民小学宣布“学写藏头诗,打造民间文学传承基地”正式启动。这种让儿童尝试怪异诗创作的做法一经传出,便在学界引起争论。中国民协副主席,北京民协主席赵书认为:“藏头诗是中国特有的文化现象,作为一种民间文化遗产,应该渗透在对小学生的教育中,这样才能得以传承。”[2]

吴用巧作 编辑

读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卢俊义乃河北俊杰,他不仅急公好义,乐善好施,济人危困,而且武艺高强,名闻四海,人称“河北玉麒麟”。梁山泊义军头领宋江久慕他的威名,一心想招取卢俊义上山坐第一把交椅,共图大业,替天行道。偏偏这个卢俊义有钱有势,有名有位,吃不愁,穿不愁,而
藏头诗草稿 藏头诗草稿
且满脑袋的忠君思想,要他上山造反谈何容易,宋江常常为此苦恼。
军师吴用,人称“智多星”,为人机敏善于谋略,凡事一经他策划,没有办不成的道理。所以,当宋江与他议起此事时,便生出一段“吴用智赚玉麒麟”的故事来。
当时吴用扮成一个算命先生,悄悄来到卢俊义庄上,利用卢俊义正为躲避“血光之灾”的惶恐心里,口占四句卦歌,并让他端书在家宅的墙壁上。这四句卦歌是:
芦花丛中一扁舟,
俊杰俄从此地游,
义士若能知此理,
反躬难逃可无忧。
吴用在这四句卦歌里,巧妙地把“卢俊义反”四个字暗藏于四句之首,而一心躲避“血光之灾”的卢俊义哪里有心细察这其中的隐秘呢。
果然,这四句诗写出后,被官府拿到了证据,大兴问罪之师,到处捉拿卢俊义,终于把他逼上梁山[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诗词 文学 字词 古诗